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衛生福利部

生產事故救濟專區

生產事故救濟專線 02–21002092

A- A+
列印
:::

生產事故案例經驗分享

秉坤婦幼醫院 鄭弘斌醫師

產婦妊娠38週,第五胎,曾流產2次,因前胎剖腹產故入院預約剖腹產手術,於手術中出血量多(2000-3000mL),出現休克予輸血並急救處置,手術結束時轉院至醫學中心,經醫學中心予以急救後,最後因產後大量出血而死亡。

   當天晚上很晚了,產婦未婚夫的媽媽及兄長特地自南投風塵僕僕北上,來瞭解事故過程及原因,醫院的院長特助與他們已在協談室進行溝通,我則懷著忐忑的心情進到協談室,想著要用什麼方式或語言去解釋艱深的醫療專業術語。坐下來後我以誠懇的態度面對家屬,向他們說明什麼是「植入性胎盤」,以淺顯易懂的語言表達並畫圖,使他們更容易瞭解。很慶幸地,男方家屬能理解我的說明,這在尚未面對女方家屬前,無異是幫我打了一劑強心針。當晚未婚夫因忙著處理產婦死亡後的後續事項,所以到深夜我都沒能見上一面。隔天一早,未婚夫眼神空洞地出現在醫院產房表示要找院長特助,面對其他人的詢問都不予以理會,直到院長特助出現後,他才說出他的擔憂,擔心著寶寶日後的照顧問題及費用,當下院長特助請他先都不用擔心,先全心地將產婦後事及其他事情處理好,寶寶有我們幫忙照顧,有任何需要幫忙跟我們聯絡。他才拖著沉重腳步離開。

   當日下午,產婦年邁的母親、姐姐、姊夫、妹妹一家到醫院要求影印病歷,並大聲咆哮著要求解釋當日手術及急救過程及處置。那時我正在門診,所以院長特助先請他們至協談室稍坐片刻並協助影印病歷。待門診到一個段落後,我趕至協談室向他們解釋整個處置過程,我想著有前次向男方家屬們的溝通經驗,這次應該不會太壞的溝通結果。但在溝通的當下,家屬完全斷了理智線,又是拍桌、又是叫囂,完全無法讓我能好好解釋整個生產及急救過程,最後家屬憤怒地揚長而去。我可以理解家屬的憤怒情緒與失去摯親的痛,這時的他們無法接受事實,所以只能用這樣的方式發洩與溝通。

   在產婦靈堂設置好後,我與院長特助、護理科主任特地前往上香致意;同時院長特助也特以電話向產婦姐姐說明衛生福利部有「生產事故救濟條例」,其目的為承擔生產風險,建立救濟機制,確保產婦、胎兒及新生兒在生產過程中發生事故時能獲得及時救濟,減少醫療糾紛,促進產婦與醫事人員之伙伴關係,並提升女性生育健康及安全。說明這部分院方可以協助申請,姊姊表示醫學中心已告訴他們這項救濟條例,而醫學中心會協助申請,所以會再向本院申請病歷影本。

後來,家屬申請了衛生局的醫療爭議調處,經由第三方協助調處說明,讓此事件和平落幕。寶寶後來也都有回來本院打預防注射,我們都予以優免,算是院方的一點小小心意。

   以婦產科醫師的視角,我認為國家設立「生產事故救濟條例」這目的是很好的政策,能真正地幫助產婦及醫師,改善了部分醫病關係的對立,且讓病人家屬能思考及衡量如何做才是較好的決定,不會莽撞地提訴訟,避免耗費很多的時間、心力及精力。也讓我們婦產科醫師更有信心去面對這樣的醫療環境!這樣的條例設立,可說是雙贏,未來期待也樂見醫界能有更多保障醫病雙方的辦法,讓醫病關係更和諧!